【亲笔】德文-瓦塞尔:是时候扬帆起航了

原创 Kbet365  2020-11-20 16:51 

(原文发表于选秀大会前,德文-瓦塞尔已经被马刺用11号签选中)

每位球员都有一个让他们深爱上篮球的家乡球星,当然我也不例外,我的那位球星就是路易斯-威廉姆斯。路威高中在南格温奈特打球,所以我成长的过程中听过很多关于他的故事。他真的很棒,直到今天路威都是我最喜欢的球员之一。

当时路威的每场比赛几乎都是单方面吊打,经常看了眼篮框出手投篮之后,路威便转身潇洒离去。看台上的所有人在球进框之前就早早起立,看着球旋转着以美妙的弧线落入篮框,之后全场陷入沸腾,这样的比赛我不知道看过多少次。路威简直就是个杀手,我也想要拥有那样的时刻,全场的球迷在为一位高中生的表现尖叫跳跃。

看完比赛回家的路上,我就开始计划着该如何训练,想要脱颖而出。我的身材属于高瘦那一类,所以很多人会说我像凯文-杜兰特。于是我也总是看杜兰特的比赛,看看他是如何投篮如何做出那些动作,然后自己迫不及待地想去球场试试,模仿一下杜兰特的动作。

以前的我就是这样的,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观察的球员越来越多,想从他们身上学到点什么,研究每个人的打球风格。我看过德文-布克,看过保罗-乔治,也学习过卡哇伊-莱昂纳德的防守,还有朱-霍勒迪的比赛集锦。当然,勒布朗-詹姆斯的比赛肯定少不了,这个不用多说。偶尔在路上也会闭起眼睛,幻想自己是某某某,来个后仰跳投,或许开车从我身边经过的人会觉得这是个疯子吧。

我的梦想是有一天离开佐治亚州格温奈特打球时,其他地方的人会指着我说:“哇,那不是德文-瓦塞尔吗?太不可思议了!”我的梦想是人们会收藏起我高中比赛的录像,我会成为最优秀的球员一路打进NBA,当选状元秀。可是,真实情况完全不同,你知道我高中第一场比赛是什么情况吗?全场发出了嘘声,不是针对哪支球队,也不是针对对方球迷之类的,他们就是在嘘我一个人。那个画面就像电影里的情节,是我从未想象过的,类似于电影里的主人公陷入异常尴尬的境地。你可能很好奇为什么会这样,我先和你说说之前的事吧。

我的父亲以前打过橄榄球,我出生的时候哥哥已经在打篮球了,所以没过多久他们就往我手中塞了一颗篮球。我很快便爱上了这个游戏,我印象中是立刻就爱上了。成长过程中,我和父亲在体育馆里度过了很长的时间,后来开始带着球去到了公园。我以前经常去高中附近的柯林斯山公园和高中校园里的桃树岭公园,格温奈特有很多这样的公园,像是博根公园这种的我还能说出很多。

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画面就是,我和父亲穿着入门级耐克鞋出门跑步训练,他抓下篮板球用力回传到我手中,我再出手投篮,就这样一直到太阳落山。这就是父亲下班之后会做的事情,一看到父亲回到家,我就会催着他赶紧出门。无论父亲看起来多么疲倦,他还是会陪着我出门训练。没有一双真正的篮球鞋也无所谓,有这样一位伟大的父亲陪我练习到日落,我还能奢求什么呢?

早在读小学的时候,我告诉身边的成年人说自己长大后想成为什么样的人,他们肯定会说大部分的人都不可能打进NBA,然后问我:“除了这个呢?”我还记得自己的梦想第一次遭到考验的时刻,当时我在读中学七年级,去试训八年级的校队。我觉得自己的表现击败了在场的所有人,感觉入选校队没有任何悬念。试训结束后,初选名单公布了,我的名字理所当然地出现在上面。结果第二天的正式名单公布后,我落选了,我的第一反应是肯定有哪里出了问题,不可能没有我的名字。

球队的回应是:“不好意思,我们不认为你今年有能力打校队,不过你可以成为球队经理。”丢下一句气话后,我掉头就飞速离开了体育馆。回到家后,我把房间里的滚动椅猛推到墙上,留下个大洞,周围的邻居可能都听到我气愤的跺脚声。我没能入选校队,我没有得到这个机会,老实讲这对我的自信心打击很大。如果落选校队还不算糟,那更糟的是球队助教刚好是我的社会学老师,我每天都要遇见他。他的课我也听不进去,可能说的都是些英国议会之类的东西,反正我只顾着生闷气。

那年结束之后的夏天,我便转学了,去了竞争对手的学校。桃树岭高中读到二年级时,我代表校队出战的第一场比赛,对手刚好就是几年前没让我入选校队的那帮家伙,我这个又瘦又高的孩子憋着一股气想证明点什么。然而当我走进球场的时候,胃不知怎么回事开始难受,可好不容易有机会站在之前的学校那帮人面前,我一定要挺住。一走出球员通道,果然迎接我的是满场的嘘声,不过我也并没有多意外。教练冲我说道:“德文,该你了,这是属于你的时间。”我的心跳开始加速……

上场之后,我努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,场边一直有人冲着我喷垃圾话,说着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。一次反击过程我站在底角附近,队友把球传到了我的手上。哪怕这球沾到篮框也没那么丢人啊,然而并没有,我就这样在一群认识我且等着嘲笑我失败的人面前,投了一记三不沾。几分钟之后我还在场上,人群还在喷我,我又一次得到了出手机会,同样的底角同样的三不沾。当时我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:天呐!教练你把我换下去吧,我想离开。

最后赢下比赛还是我们,但是我却输得彻底,那场比赛剩余时间里我根本一点都不想再出手投篮。不过从那年之后,每次遇见他们我们都赢得彻底,我也打得越来越好,我只需战胜自己的情绪就好。每个人想在一方面做得很好应该都有这种经历,可能你的表现偶尔有一次会不太好,我想未来的NBA生涯还会有更多这样的时刻。每一次都是学习的机会,无论将来需要面对什么,我知道肯定会经历起伏的过程,球场内外都是这样。

人们不知道的是,我已经面对过很多大的挑战,而且都处理得很好。大概六七年纪的时候,我们一家人正在经历一些事情,我其实不怎么喜欢去说这些私人的事,家里的人事内部消化。不过回想起我生命中遇到的最大挑战,就是母亲患有严重的背部疾病,到了不得不接受手术治疗的情况。

此前她一直是一名护士,每天要工作很多个小时,如今已经不能再工作,丧失了劳动能力。看到母亲如此艰难对当时还是孩子的我精神上打击很大,远超我对生命的想象。一些简单的事情在母亲面前也变得异常艰难,像是下车或散步,这种情况发生在一位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身上,真的很难接受。不过我的母亲是这颗星球上最坚强的人之一,她的坚强也成了我奋斗的动力,成了我们一家人坚持下去的理由。

很幸运能和父母一直待在一起,他们也一直努力为我准备好我需要的一切。我们无话不谈,他们的一些话我也会记住,父母亲说过:“成为你自己想成为的人,保持谦逊,永远不要忘记你的家乡。”

我会永远记住的。我还会记得,无论我赢了比赛还是输了比赛,无论我有没有入选校队,父母亲从来没有质疑过我的梦想。我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去证明,我会一直保有这种心态,与我成功与否,生活变成什么样子都没有关系。成长过程中,我没有入选过什么排名,也没有得到应得的认可或荣誉,而这些本应该属于我的。我要感谢这些经历,否则也不会有我为选秀大会做准备的一天。能走到这一步我心怀感激,是我的荣幸,我永远不会认为这些是理所应当的。

最后我想说一个故事,2019年3月ACC锦标赛半决赛,弗吉尼亚理工和佛罗里达州立的比赛。最后七秒钟我们落后着三分,当时我的手感正热,三分5投3中,每个人都在对我说:“你手感好,如果得到空位不要犹豫,直接出手。”

教练把我们聚到一起喊了个战术,不过不是为我喊的,我不是场上的唯一选择。特伦特-弗雷斯特遭到对方包夹,所以他身边肯定会出现空位。回到场上后我对他说:“听着兄弟,如果你把球传给我,我就会直接出手。”他看了我一眼,表示了解。弗雷斯特三分线外接到球后看了我一眼,注意到我上来挡拆后退到底角,便把球传给了我。手起刀落,丝毫不拖泥带水,我望了眼弗雷斯特喊道:“看吧,我告诉过你的。”

加时赛里我们赢下了比赛,最疯狂的不是我那场比赛手感有多热,而是当时的我只是名大一新生,一名新生做到了这些。从教练到我的队友,他们愿意相信我,对我有信心。这其实很重要,意味着所有。

小的时候我的目标是什么事都要做到第一,小学时我想要打麦当劳全明星赛,然后拿到第一。之后我拿到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的录取通知书,他们告诉我第一年可能就可以披挂上阵。我当时的计划是在佛罗里达州立打两年,然后便会离开,除了我之外,只有父母和亲密的朋友知道这个计划。于是第一年我便静下心来努力训练,球场上扮演好自己的角色。

人们可能经常会告诉你你不会成功,因为你不是最强壮的,也不是速度最快的,更不是个头最高的,他们甚至会建议你去当球队经理。当然,如果你能全身心地投入,这些都不是问题。我就是这么做的,一直努力去实现梦想。所有的付出,所有的经历,所有面对过的挑战,让我走到了今天这一步。

现在我正坐在书桌前写下这些文字,穿着2020年NBA选秀大会的Polo衫,我想要记录下这些感受。

我在佛罗里达州立度过了美好的两年时光,还记得自己当初的两年计划吗?

两年的时间到了,是时候扬帆起航了!

原文:Devin Vassell

编译:晴天

球员亲笔

【来源:直播吧】

本文地址:http://gzlccco.com/308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Kbet365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